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>

美丽的民间故事传说

发布时间:

  从远古时期开始,民间就流传着许多的故事,为小朋友的童年擦上了一抹玄幻的色彩。那你知道有哪些吗?下面是小编给大家分享的,欢迎大家阅读。

  :豆腐饭

  明朝嘉靖年间,云县发生了一桩命案,张记布店的大公子张秀才,被人大卸八块,扔在了燕子山脚下的树林里。此事很快就惊动了县衙,可不等捕快勘察完

  明朝嘉靖年间,云县发生了一桩命案,“张记布店”的大公子张秀才,被人大卸八块,扔在了燕子山脚下的树林里。此事很快就惊动了县衙,可不等捕快勘察完现场,就有一个樵夫跑来说,他见是“云燕钱庄”的黄大公子和张秀才一起进的树林。

  捕快一听,立马赶往“云燕钱庄”的宅院捉拿黄大公子。黄大公子正在书房看书,忽见许多公差闯入,他还来不及问明事由,就被几个衙役三下五除二地用?链锁了。街坊邻居都认为,黄大公子和张秀才情同手足,他绝不会是杀害张秀才的凶手。可第二天过堂时,县太爷还没动刑,黄大公子就全盘招认了,县太爷一拍惊堂木,就判了他一个斩立决。

  将被砍头的前一晚,狱厨李一清提着一道菜来到死囚牢房,黄大公子哪有心思吃饭,只说了一个字:“滚!”说完一回头,却看到碗里是一块被精雕细刻成少年模样的豆腐。

  黄大公子颇为好奇地拿起筷子,哪知筷尖刚碰到那豆腐,那“少年”微震,竟然缓缓裂开成八块,开裂处流出红红的汤汁,乍一看,好像鲜红的*一样。黄大公子甚感神奇,起筷一尝,八块豆腐各有风味。他不由连声道:“好!好菜!从未尝得如此美味,死也足矣!”

  李一清盯着黄大公子瞧了半晌,道:“这道菜叫做‘大卸八块’,是照着张秀才的相貌雕出来的,你若真是凶手,看见这道诡异的菜,又怎能如此气定神闲,安心品菜?黄大公子,你既被人冤枉,为何不把真相说出来?”

  黄大公子丢下筷子,道:“先生绝非普通的狱厨!不知先生是何人?”

  李一清问道:“你可曾听过‘神厨李’这个名号?”

  黄大公子肃然起敬,道:“神厨李乃皇帝身边的御厨,号称天下第一名厨。十年前遭御膳房总管程云夙诬陷,被贬为狱厨。让‘天下第一名厨’一辈子只能给死囚做断头饭,这可比杀头还难受啊!程云夙这一手,可真够歹毒。”

  李一清叹口气,说:“你说出了我的冤屈,不知你的冤屈呢?”

  黄大公子也叹了一口气,就把自己放弃申辩的原因说了出来。原来,黄大公子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阿宝。十几年前,黄大公子的亲生母亲去世后,黄父就娶了刘氏做填房。刘氏为人贤惠,视黄大公子为己出,对他疼爱有加。后来自己生了阿宝后,对黄大公子也是不改初衷。这些恩情,黄大公子铭记在心,所以,当衙役告知他杀了人,他心里就明镜似的,知道杀害张秀才的凶手一定是弟弟阿宝。

  阿宝打小就好吃懒做,长大后又染上了赌博的恶*,在外债台高筑。一天,张秀才就把这事告知了黄大公子,并说:“你这个弟弟啊,迟早会把你们这个家败光的!”黄大公子听了,也只是叹气摇头。谁知这话,却被正准备出门的阿宝听到了,于是便埋下了祸端。

  李一清听完黄大公子的讲述,不由得问:“你明知是你弟弟所为,为啥还为他顶罪?”

  黄大公子仰了一下脖子,叹道:“二娘对我有恩,阿宝又是她唯一的儿子,我怎忍心不管不顾?”

  李一清直言道:“张秀才与你情同手足,你却让杀害他的真正凶手逍遥法外,你这样做,对得起他吗?而你又为他蒙冤偿命,他在九泉之下能闭目吗?你如此纵容,只会让阿宝变本加厉!”

  一席话让黄大公子醍醐灌顶,若有所悟,可他转而一想又犹豫了。李一清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  黄大公子道:“此案并不是那么简单,那樵夫在公堂上敢信誓旦旦指证我,恐怕是有人花钱买通了他,再说那县太爷又贪婪成性,而我现在身无分文,如何翻得了案?”

  李一清道:“这你可放心,巡抚大人现正在云县视察民情,你速速将冤情写下,我替你将诉状递上去,或可免于一死。”

  一盏茶的工夫,黄大公子就把诉状写好了,李一清拿了状子,匆匆离开了牢房。

  巡抚大人接到状子后,就亲自调查张秀才的命案,由于有黄大公子提供的线索,不消几日就破得此案,凶手果然是阿宝。原来,那天阿宝听得张秀才和哥哥的谈话后,便起了杀心。几天后,他***杀害了张秀才,然后买通樵夫诬陷黄大公子,以期独享父亲的万贯家产。

  因为李一清的仗义相助,黄大公子洗脱了冤屈。出狱后,两人成了挚友,黄大公子常请李一清到家里喝酒,还三番五次要李一清下厨。李一清只笑说,自己奉旨只能给死囚做饭,给他人做饭那是抗旨,要杀头的。

  黄大公子甚感遗憾,每每想到此事,更对迫害李一清的程云夙恨之入骨。

  没过几日,黄大公子又请李一清到家里喝酒,可到了掌灯时分也不见李一清来,却见仆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,李一清在路上被人打了。黄大公子忙随仆人来到街上,只见李一清满身是血,昏倒在地。黄大公子二话不说,急忙把李一清扶回家,好生照料。

  等李一清缓过神来,黄大公子才把事情问了个清楚。原来,李一清帮黄大公子申冤的事,不知怎么传到了程云夙的耳朵里,程云夙便告诉皇帝,说李一清不安心在牢房里给死囚做饭,却到处揽官司。皇帝一听,也大为光火,便叫锦衣卫去教训教训李一清。

  原来好友挨打,全是为了自己的事。黄大公子心里既是内疚,又是愤慨。一连好几日,他食不知味,夜难成寐,心里像堵了块铅石般难受。他心里想着,一定要为李一清做点什么才是。

  几个月后的一天中午,黄大公子无意间听说程云夙为给皇帝办寿宴,明天要到南郊去采办食材。黄大公子暗下决心,要替李一清出口恶气。

  第二天,他就埋伏在程云夙要经过的路边。临*中午的时候,程云夙领着两个厨工,拉着一辆车来了。黄大公子待他们走*,“呼”地从草丛中跃起。

  程云夙常年待在宫中,何时受过这样的惊吓,顿时脚就软了。黄大公子一把揪住他的衣襟,怒斥道:“我恩公,一手绝艺,你却叫他只给死囚做饭,还一再地加害于他。今天,我要替恩公讨个公道!”说完,黄大公子就对着程云夙劈头盖脸一顿打。

  一人做事一人当,黄大公子打了人,便径自到衙门认了罪。程云夙挨了打,哪肯轻饶对方,他在皇上面前添油加醋,把黄大公子往死里整。果然,最后黄大公子得了个凌迟处死的判决。

  这日,李一清红着眼眶来到死牢,说:“黄老弟,你大可不必用这法子替我报仇啊!”

  黄大公子眼里闪着泪光,却大笑道:“李兄莫急,我也不亏啊,再做一回死囚,就能再吃一回天下第一名厨做的豆腐饭了呀!”

  李一清一听,泪水无声地滑落下来……

  黄大公子死后,云县百姓为纪念他的大义,每当祭奠他时,都喜欢摆一桌豆腐宴,久而久之就演变成凡是办丧事的酒席都要有豆腐这道菜,又称“豆腐饭”,意为:和逝者吃最后一次饭。

  :三变暗手

  这门手艺是开祖鬼谷子所传,一脉相承,代代秘传。学成后糊口养家不可作奸害人,积德行善,苦练不辍,否则终难登堂入室。

  高手艺

  民国时期,安州城西有片集市,每月逢七,来赶集的人络绎不绝。两个月前,这里来了一个奇人,大家都喊他星先生。

  星先生青布长衫戴礼帽,鼻梁上架着副圆墨镜,像个不伦不类的账房先生,可他表演的“三变暗手”绝活令人啧啧称奇。不管什么物件在他的手里都格外听话,想让去哪就去哪。听起来简单,可演起来就神奇了,不拘泥于道具的形式,花样无穷,传说他是曹州城老手艺人周轩周老爷子的唯一弟子。

  这一日逢集,星先生摊前早早就围了个水泄不通。星先生低头一瞅,今天以瓜果笸箩居多,就地取材,拾了三个苹果在桌上一字码开,用三个笸箩扣好。他伸出食指,在第一个和第二个笸箩之间闪电般一比画,随后掀开,就见两个苹果都跑到了第二个笸箩底下。他扣上盖子按住第二个笸箩说声“没”,掀开看,笸箩底下的两个苹果消失了。当大家都指着第三个笸箩议论纷纷时,星先生莞尔一笑,悠悠掀开,里面却是一只西红柿!一时间喝彩叫好声不绝。

  这时有个人挤开人群走上前来,挑衅道:“还有更绝的吗?”此人名叫钱墩,是集上出了名的无赖。星先生不慌不忙摊开双手说:“消失的苹果里,有一只便在你的身上。”钱墩眉头一皱,刚要开骂,忽然觉得裤兜里有什么东西沉甸甸的,随手一摸,真是一只苹果。只见他脑门两道虚汗,灰溜溜地挤出了起哄的人群。

  星先生抱拳作了个四方揖,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口袋,躬身有礼道:“列位看官,无君子不养艺人。给多是您赏赐,给少是您鼓励,没有的谢您捧我的人场!”他撑开口袋,围着人群走一圈,众人边喝彩边向布口袋里投钱,只听得孔方兄叮咚作响。走到一半,忽然,星先生面色一紧,掂着袋子后退一步,就见一个手伸在袋子里的人,踉跄着到了场子中央,手心里还攥着趁乱捞起的硬币,此时他的小指和无名指被星先生的手隔着布袋钳住,拔也拔不出,放又放不下。众人惊愕,鸦雀无声,那人急了,猛推星先生一把,劈手夺了布口袋,向集市口疯跑,愣神之间已蹿出十步远。星先生摇头叹了口气,默默地走到桌前,两根手指一挑,那只西红柿活了一般在他手中飞转。只见他信手一挥,西红柿飞了出去,划出长长一条弧线,只听“啪”一声响,精准地击中了那人的后脑勺。那人一个狗啃屎摔倒在地,布口袋里面的钱撒了一地。

  几个年轻小伙要把那人扭送到巡捕房,星先生蹲下身子打量了他一番,似乎一惊,冲周围人抱了抱拳说:“世风日下,生活不易,我不作*希形焕仙僖蔷腿牧怂伞!毙窍壬吹刮飧鋈饲笄椋谌司醯闷婀郑枷胱潘⒘似腥菩摹

  还传艺

  傍晚日落,集市散去。星先生刚刚收起摊子,那个人就从角落中闪出来,开口道:“王星,你现在过得真是风光滋润啊,学了我爹的手艺,还出我的洋相。”星先生叹了口气道:“你怎么到这步田地了呢?”原来,这个人叫周顺,是星先生师傅周老爷子的儿子。他从小就觊觎父亲的这手绝活儿,奈何周老爷子就是不肯教他,后来收了星先生为徒,周顺心中更加愤恨,一气之下出走,去奉系军阀当了兵。

  时过境迁,想不到以这种方式相见。周顺说部队打散了流落到此,已经饿得好几天没吃饭了。星先生摇头叹息:“自从你离家出走,师傅着实气得不轻,老人家本来身体就不好,不到半年就驾鹤西去了。我为他守孝三年,刚到此地,靠老爷子传的手艺为生。”周顺心头一酸:“就因为你,父亲才不教我。哼,真搞不清谁是他的儿子!”

  星先生心怀愧疚,把周顺带到酒楼点了一桌子菜。周顺自顾自大快朵颐,星先生在一旁静静看着道:“老爷子于我传道授业有恩,既然今日你我相见,我便不会不管你。跟我回家吧,以后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一口吃的。”

  周顺一路默然跟着星先生回家,快到门口时停步说道:“王星,我周顺是个自力更生的人,用不着你施舍。如果你真心想帮我,就把父亲的手艺还给我,我想学个糊口的本事,你也不用心怀愧疚。”

  星先生低下头,沉默良久说:“这个恐怕不行,老爷子临终前有过嘱托,我会帮你找别的营生干的。”

  那晚安州刮起了沙尘暴,沙土漫天飞舞呜呜作响。星先生第二天出门的时候,发现周顺居然就跪在自家门口,一身黄沙,脸上的脏灰都哭花了:“我身无长技,无处安身立命,你若不肯教我,我还不如***。”

  星先生心如刀割,赶忙上前去扶,可周顺怔怔地看着他说:“你若不答应,我永远不起来。”星先生心中一阵苍凉。天过晌午,他咬了咬嘴唇对周顺道:“你真的要学?”周顺点头如捣蒜。星先生默然良久,一把将他拉起带到自己的房间,走到南面的墙下,将帘布掀开,一幅鬼谷子的画像映入眼帘。他在香炉里上了三炷香,让周顺跪下连连叩首三次。“这门手艺是开祖鬼谷子所传,一脉相承,代代秘传。学成后糊口养家不可作奸害人,积德行善,苦练不辍,否则终难登堂入室。如若心术不正,天诛地灭。”周顺道:“这个当然,当然依得。”星先生接着说:“一忌偷,二忌赌,三忌欺师灭祖。”他念一遍,周顺便跟着宣誓一遍。

  星先生?他态度诚恳,便也放了心,此后*鹈爬聪ば拇凇U饷攀忠辗秩糠郑谝皇且孜铮饕擎凳斓氖址记桑茉谥谀款ヮハ峦盗夯恢;第二是控物,举手与物之间有所感应,引导物体心到手到,神不知鬼不觉,使用细细的鱼线鱼钩来练;最高的阶段摄物,即可随手飞掷,百步穿杨不在话下。

  恶用意

  一晃四个月过去,星先生见周顺吃饭睡觉都在琢磨着,非常欣慰。且周顺天赋过人,手艺突飞猛进,很快就将前两部分掌握娴熟,可让他纳闷儿的是,星先生却对摄物只字不提。

  一天晚上,周顺辗转反侧睡不着,心想:他王星是代我父亲还艺,以报师恩,该不会还耍心眼藏着掖着吧?第二天一大清早,他决定质问星先生,可怎料来到屋前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反应,直到天擦黑,也不见星先生出来。周顺心下生疑,手蘸唾沫捅破了窗户纸,见屋里空无一人。他当即拿根铁丝,从门缝中挑开门闩,小心翼翼摸进了屋子,原来星先生早离开多时,只是临行前用手法反向锁上了门。此刻他气得直跺脚,转念一想,冷笑道:“王星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你这个四合院可就归我了。”

  转眼半个月过去,周顺坦然把宅子当成了自己家,日日睡到中午,手艺也放下不练了。又逢月七,大集上熙熙攘攘,只是耍手艺的那块地方已冷清无人。周顺在集上闲逛,突然计上心来。此后每到大集,周顺便要到人多的地方串几个来回。赶集人口袋里的钱总会不翼而飞,开始是几人,后来丢钱的人越来越多,数额也越来越大,无论有多高的警惕心,都丝毫没有察觉,当地的巡捕查了很久也没有证据。

  等到傍晚,周顺就会到钱庄把顺来的钱换成整条的大洋,然后去最有名的赌局元宝房耍一通钱。几局下来吆五喝六的人都垂头丧气,只有他赚得盆满钵满。元宝房里防人作弊的坐管眉头都拧成了结,咂嘴暗道奇怪,看不出任何破绽啊,难道是这小子运气太好?周顺虽然手艺没有学全,不过遛遛腿儿伸伸手腰包就变鼓了,也足够用了,每每回到宅子里*鹈爬矗镒磐倌闱芯豕狭吮壬裣苫姑赖娜兆印

  这日,周顺又来到酒楼花天酒地,正在包间里大吃大喝,钱墩忽然推门直闯进来,给周顺的脑门上来了一巴掌:“安州集上出了个百里串手,元宝局里藏了个无形老千,别人不知道是谁,我可知道!小子,你的路是谁给指的,享福的时候就忘了兄弟了?”周顺讪笑着,从包袱里拿出大洋说:“怎么会呢,要不是你帮我打听到王星在这儿,我上哪发家去呢?”

  钱墩和周顺是在奉系军阀手下认识的,他一直跟欺行霸市的*Π锘崂赐芮小R淮尉谱恚芩辰财鹆思依锏氖拢潞蟊阏野蛱矫髁诵窍壬娜ハ颍趿锨∏删驮诎仓荨

  钱墩将大洋揣到怀里,撕了一片烧鸡道:“好久没见到他了,去哪了?”周顺眨巴眨巴眼说:“消失半月了,八成是教得心疼了,跟我玩金蝉脱壳。”钱墩说:“怕什么?宅子不是还押在咱们手上吗?”

  周顺灌了一口酒,说:“他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。”钱墩听完,把头凑上前来:“只要你想,我?真能做到。如果他消失了,你是不是更安心?”周顺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,阴着脸说:“钱爷有办法?”

  钱墩摸着脖子道:“半个月他能走多远?只要不出省,不要说在安州,就是到了曹州城,我联络兄弟也一样可以办了他。只是嘛,谁也没有白做事的,不是吗?”周顺从包袱里又抽了四五条大洋说:“什么都不说了,您请笑纳。咱这哥们儿交情,我亏待不了你。”

  绝门艺

  那晚,两个人喝得烂醉从酒楼出来,不知为什么,周顺莫名心慌,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突然,钱墩扒住他的脖子猛然拐进了另一条路,接着掏出***四处张望说:“不妙,有人跟着我们。”周顺醉意化作冷汗,环顾四周,月色下寂静得可怕,前方墙角隐约有一个人影。

  钱墩端着枪,悄悄地走上前,突然,不知从哪里飞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准确地插在钱墩的后背上,他没吭一声就倒地身亡。周顺捡起钱墩的枪,哆哆嗦嗦地后退,影子突然消失不见了。他“妈呀”一声惨叫,拔腿就跑,呼哧呼哧地找到了条大路,拦下一辆人力车。他丢给车夫两个大洋:“快快,快走。”

  车夫将他扶上车,答应一声向前飞跑。周顺回头望了望黑乎乎的巷口,长长吁出一口气,却不料身子一歪,车夫摆把将他拉进了一条没有路灯的胡同,然后停住了。“他妈的别停啊!”周顺骂了一句,车夫缓缓回过头,月光下,周顺认出了那没戴礼帽和墨镜的脸。

  “自古手艺传内不传外,老爷子为什么不传给你?从前他不说,今天我才明白。”星先生原来根本就没走,不辞而别暗处观,这便是考验徒弟最重要的一环。

  周顺急眼了,抽出枪狠狠扣下扳机,枪却哑了火怎么打都不响。只见星先生手指一张,弹出个弹夹自语道:“师傅,你果然没看走眼。徒弟谨遵门规,今天愿你原谅我。”

  原来方才扶周顺上车时,星先生出手便卸了弹夹。周顺像受惊的老鼠一样,一个骨碌翻下车去,没命地疯跑。星先生定定地站着,右手的袖口里又多出了一刃锋芒,他黯然神伤地呢喃:“一忌偷,二忌赌,三忌欺师灭祖。凡入门犯此条例害人者,必以摄物技杀之。”随后甩手转身而去,但见一把匕首长了眼睛一样射向周顺的背影……
?


热文推荐
猜你喜欢
友情链接: